天行健

當前位置: 天行健 > 注冊上海公司 >

上海有限合伙企業股權轉讓所得稅該怎么交?

文章出處:未知 責任編輯:xu?發布時間:2018-07-25 14:03 點擊數:-
新《合伙企業法》的頒布后,有限合伙類股權投資企業(包括各種創投基金,持股平臺)如雨后春筍般遍地開花。有限合伙企業通過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的法律界定,有效地匹配了股權投資基金中管理人和出資人的權利責任的架構。另外,稅務因素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有限合伙企業“先分后稅”的稅收政策也具有相對的優勢,因而基于GP/LP的有限合伙企業近乎成為股權投資基金的模式。
 
大多數關于股權投資基金稅務籌劃的文章都是對于公司型、合伙型、契約性組織形式下,所得稅差異進行簡單概括,深入剖析較少。對于有限合伙型股權投資企業的股權轉讓所得,特別是自然人合伙人的個人所得稅問題,也很少有文章說得清晰。
 
稅率剖析
 
對于股權投資企業來說,股息紅利收入相對較少,主要所得是股權轉讓的資本利得。對于公司型企業來說,所得稅法定25%,如果分到個人股東,那么還有20%個人所得稅,綜合稅率簡單來說是45%。對于有限合伙企業,如果合伙人是公司法人,那么基于先分后稅的原則,合伙企業層面不繳納所得稅,其實等同于公司制企業的25%法定所得稅率。而對于有限合伙企業的自然人合伙人的所得稅率,是20%還是5-35%?此中有乾坤,需要細細道來。
 
政策變遷
 
以2006年新《合伙企業法》的頒布為界限,關于合伙企業個人所得稅收政策的發展歷經了以下路徑:
 
在《合伙企業法》修改前,《國務院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征收所得稅問題的通知》(國發【2000】16號)首次明確從2000年1月1日起對合伙企業投資人的生產經營所得,比照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停止對合伙企業征收企業所得稅。這是國家層面首次以文件形式明確合伙企業不征所得稅的原則,為合伙企業的征稅奠定總體基調。
 
為貫徹16號文精神,財政部、稅務總局出臺了《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的通知》(財稅【2000】91號)(以下簡稱:91號文)。第四條規定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以下簡稱企業)每一納稅年度的收入總額減除成本、費用以及損失后的余額,作為投資者個人的生產經營所得,比照個人所得稅法的“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應稅項目,適用5%—35%的五級超額累進稅率,計算征收個人所得稅。
 
同時,《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執行口徑的通知》(國稅函【2001】84號)(以下簡稱:84號文)第二條明確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對外投資分回利息、股息、紅利的征稅問題,規定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對外投資分回的利息或者股息、紅利,不并入企業的收入,而應單獨作為投資者個人取得的利息、股息、紅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紅利所得”應稅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以合伙企業名義對外投資分回利息或者股息、紅利的,應按《通知》所附規定的第五條精神確定各個投資者的利息、股息、紅利所得,分別按“利息、股息、紅利所得”應稅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
 
在2006年新《合伙企業法》正式實行,首次確立有限合伙制度,為有限合伙股權投資機構的發展奠定了法理基礎,以風險投資為主營范圍的有限合伙企業蓬勃發展,相關的稅收制度也在順勢而出。針對有限合伙中出現的自然人合伙人和組織合伙人的差異,《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合伙企業合伙人所得稅問題的通知》(財稅【2008】159號)(以下簡稱:159號文)規定:合伙企業以每一個合伙人為納稅義務人。合伙企業合伙人是自然人的,繳納個人所得稅;合伙人是法人和其他組織的,繳納企業所得稅。159號文首次確定了合伙企業所得稅“先分后稅”的原則。
 
同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調整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個人所得稅稅前扣除有關問題的通知》(財稅【2008】65號)明確個人所得稅扣除標準,明顯參照《企業所得稅法》的口徑。至此,有限合伙股權投資企業個人所得稅在稅法層面上確定基本框架,但無可避免的出現了政策適用上的分歧,將在下文中闡述。
 
政策地區性差異
 
自然有限合伙人的個人所得稅征稅規定,各地大都按照“股息、紅利所得”以20%稅率征稅。而自然人普通合伙人的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規定存在較大差異。上海、深圳、杭州等地區做法統一按照5%-35%征收,而北京則是不分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一律按照20%征收;而天津則要求按照合伙人根據不同收入的性質區分,分別用不同稅務處理方法。
 
不過值得特別注意的是:現實中許多有限合伙股權投資機構的GP通常為有限公司,而非自然人,投資所得的股息、分紅列入公司投資收益,按照企業所得稅有關規定納稅。
 
適用標準出現偏差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為何同是合伙企業自然人,在各個地區適用的處理方法不同呢?如前所述,在新《合伙企業法》實施前,合伙企業自然人的收入主要分為生產經營所得和股息、紅利所得。根據91號文的規定,生產經營所得比照比照個人所得稅法的“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應稅項目,適用5%—35%的五級超額累進稅率,計算征收個人所得稅。同時,針對股息、紅利所得,84號文特殊列舉出來,不屬于合伙企業的生產經營所得,按“利息、股息、紅利所得”項目計算個人所得稅,適用20%的稅率。
 
當時之所以將股息、紅利所得獨立出來,主要基于當時有限合伙在國家立法層面上還未明確地位,合伙企業主要是以銷售貨物或者提供勞務為其主營業務收入,而進行投資則屬于少數情況。
 
然而隨著新《合伙企業法》的實施,以股權投資作為唯一經營模式的有限合伙形式的出現,自然人股息、紅利所得如何征收個人所得稅存在兩種政策可以適用,便出現了較為混亂的局面。要么以91號文的規定,作為主營業務收入,比照生產經營所得按5%-35%的稅率征收;要么按照84號文的規定,比照股息、紅利所得按20%的稅率征收。正因為在國家立法層面沒有明確股息、紅利所得個人所得稅適用政策,導致各地在執行層面出現了諸多差異。但在現行立法背景下,適用不同的稅率征收個人所得稅并不存在違法。
 
當前合伙企業自然人合伙人的所得稅法規政策相對比較模糊,而且多以國稅總局規范性文件為主,效力層次相對較低,造成了各地適用上的差異。這也給稅務籌劃留下了空間。
 
稅務籌劃
 
目前有限合伙企業自然人合伙人股權轉讓的稅務籌劃主要分兩種類型,一種是20%法定稅率加上高比例地方稅收返還。由于個人所得稅中央和地方的分成比例是60%:40%。即使地方部分全返,綜合稅率也大于12%,這種模式比較普遍,政策穩定性相對較好。另一種是比照生產經營所得按5%-35%的稅率征收,然后核定應稅所得率。即采用核定征收的模式來征收個人所得稅。核定征收征收模式下地方的自由裁量權比較大,因此綜合稅率可以低于10%,甚至更低。這種模式多為經濟相對欠發達地區地方性政策。
 
對于個人或者公司直接持有標的公司股權,減持股權時的所得稅籌劃,可以通過先平移至有限合伙企業再進行減持的模式進行操作,當然這需要提前安排。如果是二級市場的原始股大宗減持,則相對簡單,轉托管至低稅率地區的營業部再進行減持即可。


 注冊上海有限合伙企業:  021-51691926          ,      13611993386  (同微信)

相關資訊

香港二肖中特图